转眼间湛绥泠三个月,隐芝也要生了。

    隐芝原本打算就在锦凤族生,但托尼不愿意,为此他天天跪搓衣板,跪到隐芝妥协为止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托尼成功了。

    隐芝听了他的。

    湛廉时安排医院,吃住行都安排好。

    林帘怎么生产,什么待遇,隐芝就是什么待遇。

    可即便这样,托尼还是很紧张。

    一天天的,跟得了多动症和躁郁症似得,话不停,人不停,手也不停。

    情绪也是一会一个变,比孕妇都还要折腾人。

    看的湛可可都不想跟他玩了。

    而隐芝却是最淡定的。

    她怀孕跟没怀孕一样,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托尼跟她的尾巴似得,一个劲的跟在她后面,不停的说:“我来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动,我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这个是吧?你跟我说嘛,我一个大男人,我可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隐芝耐心有限,被托尼这般整天跟粘人精似得粘着,终于在一天晚上爆发。

    直接把被子枕头连着托尼整个人撵出去,不让托尼进门。

    托尼只能抱着被子可怜兮兮的在

    房门外打地铺……

    这天,周末。

    林帘带着孩子一起来看隐芝,当然,同行的还有湛廉时。

    托尼这一天天的,躁动的不行,每天都要给湛廉时打无数个电话,半夜都在打,弄的林帘都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作为旁观者,看见托尼这完全疯魔了的模样,她才清晰的明白湛廉时当时已经是极其克制。

    隐芝看见林帘和湛廉时一家来,便要去给湛廉时泡茶,给林帘和孩子榨果汁。

    待客之道,隐芝从来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不过,她一动托尼便赶忙扶住她:“我来我来!”

    “你坐着陪他们说话,要做什么都让我来!”

    又是这样的积极,隐芝都不想理托尼了。

    而林帘看隐芝的肚子,握住她的手:“让托尼去,我们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林帘开口,隐芝也就坐了下来,但还是对托尼吩咐,该怎么泡茶,该怎么榨果汁。

    托尼极快往吧台去,边去边说:“我知道我知道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可厉害了,又能做饭又能洗衣服,我可贤惠了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你能做的我都能做,你不能做的我也能做。”

    这时,湛可可疑惑:“托尼叔

    叔也会生妹妹吗?”

    托尼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:“……”

    因着湛可可这一句话,大家都笑了,而托尼也不再那么紧绷。

    大家说了会话,孩子们自个去玩,林帘便和隐芝上了楼。

    而她怀里抱着湛绥泠。

    楼下,客厅里,湛廉时拿着茶杯,看着那纤细的身子抱着孩子,脸上是柔柔的笑,逐渐消失在他视线里。

    托尼坐在旁边,也是眼巴巴的看着隐芝。

    甚至随着隐芝不见,托尼都伸长了脖子,似要变成长颈鹿去看。

    那模样,看的人真是好笑的很。

    “我们芝芝怎么这么好看呢,怎么看都看不厌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隐芝不见,托尼这才依依不舍的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湛廉时喝了口茶,出声:“医院都安排好了,明天一早便住进去。”

    隐芝到预产期了。

    要住进医院待产。

    托尼听见他的话,顿时就紧张了。

    两手抱着茶杯,整个人瞬间就变得焦躁不安:“你你你……你快跟我说,需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做什么准备?”

    说着便一下严肃了,他当即看着湛廉时,神色非常郑重:“快,把你当

    时做的都告诉我,我到时候就按照你说的做!”

    湛廉时听见这话,眼眸微顿,然后拿下茶杯,如夜的眸子看着他:“按照我的来,隐芝今天该突然生产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托尼惊了。

    湛廉时继续说:“而我在公司,得知她要生的消息,赶过去,抱着她进产房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托尼整个人就慌了,怎么能突然生产呢?

    他家隐芝很健康的!

    不能突然生产,必须在预产期里生产!

    不行,他得去守着他的隐芝,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无聊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托尼当即啪嗒一声,把杯子放茶几上,便快速往楼上去。

    而这时,湛廉时的声音落进他耳里:“看到现在的你,突然觉得那时的我比你好许多。”

    托尼僵住。

    那时的湛廉时……

    一瞬间,脑子里出现许多画面,全是林帘怀孕时,湛廉时陪在林帘身边时的画面。

    湛廉时不似他,那般焦躁的表露出来,他依旧深沉内敛,看着和平常无异。

    实在要说不同,就是他陪在林帘身边的时间长了。

    而当时,他还说,让他离林

    帘远一点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托尼站在那,许久,转回身来,坐到湛廉时旁边。

    他拿起杯子,咕噜咕噜一口把杯子里的水喝光,就像喝酒一样,那叫一个豪迈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杯子搁茶几上,托尼打了个饱嗝,然后瞪向身旁的人,对湛廉时竖大拇指:“你牛!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明明心里那么焦灼,却一点都没有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不是牛是什么?

    湛廉时看着他,嗓音低沉:“相信我,隐芝不会有事,孩子也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月十九,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这一天,隐十一出生。

    母女平安。

    托尼终于松懈下来,抱着孩子大哭出声。

    他就像一个孩子,哭的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而他哭,孩子也跟着哭,只有隐芝,干脆闭了眼睛,懒得看他这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,她嘴角却弯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帘站在病房里,湛廉时站在她身旁揽着她,两人看着这一幕,阳光照进来,春日正好。

    林帘眉眼染笑,靠进湛廉时怀里。

    湛廉时垂眸看她,然后手臂收拢。

    林帘眼里的笑深了。

    真是好呢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。

章节目录

浏览屋 从杀手开始的美漫人生最新章节 长宁将军蓬莱客 对陛下读心后发现他是恋爱脑 爱发微博的我,成了职业通天代 热血阅读 文艺之眼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灵 风云小说 不朽世家:从打造家族天骄开始最新章节 狐狸精没有好下场最新章节 北美枪侠警探最新章节 有着英灵殿的我可以穿梭万界百度百科 被高冷豹攻饲养了怎么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