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生珀见花间诩拒绝的样子,还不满了:“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花间诩:救命……

    这是花间诩小时候随手画的,那时候的他还没有系统地学习过绘画,全凭一腔热血,画完也随手丢了,算是黑历史,没想到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艺术家,花间诩有一身艺术家的特有毛病,吹毛求疵,追求完美,尽管对他自己而言,每个过去式的自己都是未来成就的不可或缺的铺垫……但,这里有他的粉丝啊!

    怎么可以让粉丝看见不完美的自己。

    花间诩艰难开口:“其实,这幅画对比其他,瑕疵还是很多的,构图和用色都不够好,表达的东西也过于虚浮。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花间诩飘挪了视线,云生珀的视线太有压迫力了,本就心虚的他根本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云生珀冷哼了一声,看花间诩的眼中充满了失望,他原以为花间诩也和他一样,是山雀的忠实粉丝,现在一看,果然还是门外汉。

    出于对山雀大师的尊敬,云生珀还是皱着眉解释:“这是早期,作品,稚嫩,但有灵魂,以后的影子,也在。”

    花间诩:“好好好!”

    别说了!

    花间诩尴尬地脚趾扣地。

    谁知云生珀并不满意他的反应,硬是把花间诩的脑袋转回来,桎梏住他移动的脖颈,逼着花间诩听完他对那副黑历史的解读。

    喋喋不休地说了许久,云生珀自认为能打消花间诩对这幅画的偏见了,低头询问:“明白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花间诩语气虚浮。

    别说,云生珀的解读还真有几分意思,让他不禁回想起来那段差点被他遗忘的过往。

    当时的他太小,没有独自远行的能力,被父皇勒令在家。他怨气十足,创造了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,黑深残的幼稚作画,本意是想突破囚笼,奔往更高更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段没有自由的日子离他太远了,他早已变得成熟,也明白了父亲不让他出去,只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。

    见花间诩不再提出令他不高兴的言论,云生珀原谅了花间诩之前的出言不逊,带花间诩继续参观。

    花间诩被这些画带入了回忆,没再说什么破坏气氛的话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作品最喜爱的那刻,就是落下最后一笔,看的那第一眼。就他自己而言,那一瞬间,就是这幅画对于他自己的全部价值。

    用人话来说,他没有反复欣赏自己作品的习惯。

    被其他人拉着,按照时间顺序一幅幅观看、讲解,他好像回到了前半生的生活,所有事情重新经历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时候,花间诩才恍然发觉,云生珀收藏室里除了那些广受欢迎,卖出昂贵价格的画,还有不少小众不出名的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他本人那时候也很喜欢,却都快忘了的作品。

    花间诩:“你真的很喜欢他啊。”

    云生珀点了一下头:“我想,请他来,坐坐,但,不知道在哪。”

    确实,花间诩除了卖画,没用山雀这个名号干过其他事。那些粉丝除了山雀这个名字,他的年龄、种族,乃至性别都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“他,有可能,是流浪兽族。”云生珀道。

    花间诩好奇:“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云生珀向花间诩指着另一边的其中一幅画:“画的,兽族风景。”

    花间诩震惊了:“这你都看得出来?”

    花间诩曾误入过兽族地界,后来却怎么也找不到入口了,只得将这边的风景以想象的形式,通过艺术加工画了许多画,其中一副,就是云生珀指得这副。

    但要知道,当年的花间诩只在云崖外围待过,只能以那时候看到的一点凤毛麟角作为基点,其他全凭想象。

    就这样,云生珀也能看出来他的灵感来源是兽族云崖?

    花间诩看云生珀的目光变了,不再只是看单纯的粉丝或者工具人丈夫,多了一点别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人好像真的懂他。

    “e?”云生珀注意到花间诩的离神,敲了敲他的手背,“认真点。”

    赏画呢。

    花间诩放松下来,这就好办了,云生珀是他的知音,一定能从画里读懂他真正想要什么,以后他要是想离开兽族,拿出这层身份,云生珀应该会看在他是山雀的份上,给予他一点机会……吧?

    考验山雀在首领大人心中地位的时候到了,花间诩对自己还是有点信心的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要不要坦白,还是算了,刚被人拿着黑历史进行了一通深度解析,讲得还巨离谱的正确,他拉不下脸在这个时候脱马甲。

    花间诩咳嗽了一声,十分欣慰地道:“首领大人太有见地了,我也很喜欢他的作品,从我看到他第一幅画的时候,就感觉他……”

    花间诩往下瞄了一眼兽语词典:【是个天才!】

    云生珀颔首,对花间诩的赞美十分受用。

    吹嘘自己,还能刷别人好感,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好事,花间诩当然不能放过,脸不红心不跳,跟云生珀进行了一场深层次的交流。

    云生珀本以为花间诩只是随便说些奉承话,没想到真能被对方夸到点子上。

    云生珀:“人,你很特别。”

    花间诩被噎了一下,瞄了云生珀一眼:“嘛——现在发现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云生珀:“明天,教你,兽语吧?”

    反正这几天恶魔来袭,也出不去聚落,花间诩欣然:“好啊。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