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开天斧杀一个伪神级的旧神对我来说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让我惊讶的是,这家伙既然认出了开天斧,怎么就没认出我何永恒的身份。

    还是说,他压根儿就没想到我会拿到开天斧,并且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不过无所谓了,开天斧既然出现,要是连一个伪神都斩不掉,那也白瞎了这么好的武器。

    心念电闪之间,那六臂旧神疯狂的挣扎着,扭曲着。

    但开天斧的锋芒在他身上横扫而过,顷刻间,六臂旧神就整整齐齐的从上到下,分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旧神这种层次的生命来说,不要说身体被劈成了两半,就算是把他粉身碎骨也不见得死亡。

    因为维系旧神生命的主要是神魂。

    但开天斧乃是原始符文威力的最高体现,早在六臂旧神被锁定的时候,他就已经完全丧失了逃离的可能。

    半空中,六臂旧神的惨叫依旧,灵魂波动里面也传达出了极度惊恐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的两半身躯想要逃离,但从伤口的位置开始,湮灭反应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次湮灭的不仅仅是六臂旧神的身躯,还有他被锁定的神魂。

    一旦湮灭结束,真的是形神俱灭。

    聚居地里传来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,一时之间,那面红色战旗下面,驱魔人们士气大振,把黑雾中钻出来的恶鬼们打的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但地面依旧在剧烈的震动,却是地下的那只名为“克莱克莱”的旧神发飙了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在陈长丰重伤之后,这个聚居地只有司马大人一个勉强跨入S级的强者比较碍事。

    可谁能想到竟然又横生波澜!

    开天斧?

    开玩笑,开天斧不是早就失踪了吗?

    就算能被人找出来,也不可能轻易使用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何永恒这个号称盘古再世的人来了?

    可又不对啊。

    何永恒虽然号称盘古再世。

    可他终究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一个二十来岁的人,能达到A级已经算是顶破天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能杀得死六臂?

    大地剧烈的颤动着,陡然间一阵咔嚓嚓的声音传来,紧接着一道岩浆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克莱克莱的本体就是岩浆。

    也是旧神里面少数不属于碳基生物的存在。

    克莱克莱的生命形态很是古怪,岩浆本身就是液体,所以他也属于液体类生物。

    这类生命很难对付,因为你不知道它的弱点在哪里,并且生命形态千变万化,很难抓住重点来进行攻击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可以确认,每一位旧神都有神魂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神魂才形成了属于自身的意识。

    只要找到神魂,就能杀死旧神。

    而原始符文最擅长的就是给他们的神魂进行烙印。

    漫天岩浆直飞冲天,达到了一百多米的高度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克莱克莱的灵魂力量导致,即便是熔岩飞到天空一百多米都没有任何形态变化,依旧是火热热的熔岩状态。

    这也导致熔岩下坠的时候,如同下了一场火雨。

    而且这场火雨只覆盖了整个聚居地,没有任何力量上的浪费。

    我没有管头顶上的岩浆雨,而是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地下。

    克莱克莱这家伙很是阴险,他在利用岩浆雨来分散我的注意力,然后从裂缝之中趁势崛起。

    但我不上他这个当。

    因为我只是个伪神级的战斗力,而对方是真正的S级。

    任何意外都有可能让我在这场战斗中失败。

    能不能对付岩浆雨,就看这群聚居地的驱魔人有什么样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眼看头顶上的岩浆雨簌簌而落,汇聚在红色战旗周围的驱魔人们传来了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一个穿着作战服的镇魔兵越众而出,他一把撕开自己身上的作战服,大声吼道:“我乃中土隐秘局镇魔部队副将主!陈世轮!也是地下世界人类聚居地的副指挥官!”

    “我将借用红色战旗的力量!各位!请助我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他说完之后,猛地抓住了那根胳膊粗细的巨大旗杆。

    旗杆是地下铁树制造的,密度极高,但也坚硬无比。

    在无咒路封闭接近一年的时间里,这面旗帜始终不曾受到任何损害。

    他抓着旗杆,双臂用力,只听一声暴喝,那旗杆竟然硬生生被他给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下一秒,但见红色的战旗迎风飞舞。

    他奋力舞动着红色的战旗,大声吼道:“帮我!”

    凡是隶属于镇魔部队的镇魔兵们纷纷上前,一双双或漆黑的,或干瘪的,或满是骨骼的大手去全都按在了陈世轮身上。

    顷刻间,红光急速蔓延,偌大的一面旗帜竟然变得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红色的岩浆雨刚一砸进红色战旗里面,高温瞬间熄灭,变成了一块块奇形怪状的火山岩。

    火山岩乒乒乓乓的砸下来,如同下了一场陨石雨。

    可经过了红色战旗的这层防护,不仅高温被熄灭,就连下坠的势头都被减缓了很多。

    石块虽重,却终究是一个人都没砸死。

    我暗暗赞叹。

    中土人才辈出,国运昌盛。

    即便是没有S级的强者,那些A级的高手也能借助红色战旗,勉强抗衡一下这种层次的攻击。

    当然,克莱克莱这个岩浆生命也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身上,他动用的这点攻击只不过是一道小菜。

    我稍稍放下心来,顺便朝远处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我很担心,司马大人在制造了那场大爆炸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是在大爆炸中重伤了,还是被旧神给纠缠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分神的这一刹那,大地再次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一缕火红色的火光倏然从裂缝之中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缕火红色的光芒很不起眼,夹杂在满世界的红色岩浆火光中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我察觉到了剧烈的灵魂波动,哪怕是我都得忽略。

    我悚然一惊,克莱克莱出来了!

    那火红色的光芒刚一出现就急速的朝天上冲去,顷刻间红色的战旗就出现了一个破洞。

    就在红色战旗出现破洞的时候,掌控着旗帜的陈世轮陡然惨叫一声,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那些为他提供灵魂力量的镇魔兵们如同受到了巨锤一样的打击,轰然散开,纷纷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陈世轮吼道:“克莱克莱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我双手连续飞舞,一连串的虚符急速的朝那一缕红光飞去。

    那红光知道这虚符的厉害,当时六臂旧神就是被这一缕符文锁住身体,导致被固定在地面上飞都无法飞起来。

    他放弃了袭击这些聚居地的驱魔人们,红光陡然消散,试图化作无形。

    但紧随其后的符文也瞬间消散,同样化作了无形。

    克莱克莱的灵魂波动传了过来:“我知道你是谁了!难怪你能用开天斧劈了六臂!”

    “何永恒!你尚未走过问心之路,为了这群必定要死的人暴露身份,值得吗?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来,对着那一缕消散了又凝聚起来的红光说:“如果说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去都无动于衷,那这条问心之路不走也罢!”

    问心之路,遵从的就是自己的本心。

    而我不想让这些可敬的镇魔兵死去,这就是我的意愿。

    如果我连自己的意愿都违背的话,还谈什么问心之路?

章节目录

这个青梅竹马有问题醉卧笑伊人 安笙阁 别人科举我科学 灵气复苏:现实游戏化米一克 柯南里的不柯学侦探霞空 文学之旅 文学之宫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孤文学 书海之音 木叶的这个宇智波体内有怪兽糖炒栗子蒽 人在柯南,我给大家送临终关怀免费阅读 北爱文学网 【快穿】恶毒男配洗白攻略 都市从八里河派出所开始最新章节